图片展示

传统社交电商折戟沉沙,明星IP社交电商时代开启

浏览:655 发表时间:2019-06-19 14:43:47

压货严重

 

在县城上班的小兰,觉得这一切来得太意外了,总部组织的泰国游,结束还不到一个月,等她再联系代理品牌的官方客服时,才发现官微不回,电话不接,自己的微信也被上级拉黑了。

 

小兰代理的社交电商品牌,总部在上海,办公地址在繁华的商业中心,租了某大厦一整层楼,看上去实力强大、资本雄厚、品牌高端、团队专业,对于前来拜访的代理,总部都会派遣专职司机,开着奔驰、宝马等高档车接送。

 

几个月前,在县城上班,每个月4000块钱收入的小兰,在朋友圈看到了这个品牌的招商广告,交了888元的入会费后,被邀请前往总部,参加品牌代理授予仪式和相关的专业知识培训。

 

小兰感受到这个品牌的服务,和大气的公司环境之后,拿出了积攒的一万五千块钱,升级了自己的代理层级,从黄金代理,直接升级为钻石代理,“据我了解,这个品牌,一个月的营业额就有上千万元,这么好的服务体验,和大气的办公地点,给人的视觉冲击力很大,很容易就取得了我们的信任。”

 

但这个世界,眼见也并非为实。

 

412日这天,上班刚结束,小兰回到家里,按照习惯,她通常会在下午六点,准时打开代理品牌的官方微信公众号,查看最新的品牌资讯。

 

与往常不同,微信公众号各项功能依然可以使用,但是却并没有准点更新,这让小兰的心里,有了一丝疑惑。

 

在小兰的印象中,代理品牌的微信公众号,每天都是六点准时进行推送,就连周六、周日也是正常发布文章。

 

和小兰的疑惑相比,代理小文在微信中跟小兰聊天的时候,就曾怀疑总部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。

 

201810月份,小文在自己表姐的“狂轰滥炸”下,小文以888元的价格,成为品牌黄金代理,但自从进入2019年开始,入会费的价格,突然大幅度下跌。

 

“你知道后来价格跌倒什么程度吗?黄金代理的价格只要288元,就可以了,除了跑路前捞一笔,我实在想不出来,这样做的理由是什么?”

 

小文觉得不可思议,得知消息后,她曾质问过总部客服,但对方声称,是总部的营销活动,很快会恢复原价。

 

然而,还没来得及恢复原价,总部就停止营业了,和大多数维权无门的代理一样,小文很不甘心,但又无可奈何,“当初是因为相信我表姐,也是看中了这个品牌的实力,再加上来公司亲眼考察过,谁能想到,看上去这么大的企业,一夜之间就没了。”

 

这也是大多数代理的想法,大部分都是被身边的朋友,和亲自考察后,认准了这个品牌的实力,在校大学生小雷,也是其中之一。

 

自从20183月份,用积攒的生活费办了黄金代理的资格后,小雷有过多次被更换上级的经历,他不断被分配到还在运营的团队长手下,小雷起初还在窃喜,到底是大品牌,团队有这么多人。

 

不过好景不长,团队融合是假,团队长撂挑子不干是真,随着团队不断被融合,小雷一次一次进入到新的团队中,意识到情况不对劲后,他不断联系团队长和官方客服,商讨退货退款,但并没有成功。

 

“我现在只想把代理费888元给退了,我的存货不多,可以自己用,或者低价处理给别人,但客服很直白地跟我说,公司目前经营状况出现了问题,代理费不可能退的了。”

 

事情的发展,果然和小文预想的一样,继微信公众号文章停止更新后,账号上相关的功能,也停止了服务。

 

代理们也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开始在原来的团队群里进行维权,商议如何维护自己的权益,小兰在第一时间,联系了自己的上级,但对方给出的回复是:别急,自己团队的人,总部承诺,会优先进行善后处理。

 

接下来的几天,小兰一直尝试着跟对方沟通,不到3天,她发现自己已经被拉黑了。

 

小兰简单的算了一笔账:品牌号称有200个大群,如果每个团队内,最低有450人,而且每个人,以最低的黄金代理888元,该品牌仅需退还的代理费就高达数千万元。

 

实际上,这个数值可能被低估了,这些会员中,有些会员并非初级会员,而是交了几万,甚至十几万、几十万之后,成为了董事、联创等更高的等级。

 

除了无法追缴的代理费之外,该品牌同样还拖欠员工工资。

 

“从2018年年底,工资就没发全,合同里写明的年终奖,也没有。”该品牌员工小芳说,“后来说,开年后再一次性结算清楚,也没有兑现。”

 

该品牌的员工,也期盼着被拖欠的工资,能够早日补发下来。

 

退货无门

 

花钱办了代理,屯了大批量的货,却一件也卖不出去,赚不到钱,不少人提出退货退款的要求,但结果却不尽如人意。

 

该品牌方给出的回复是:退款可以,但需要代理提供合同协议、收据、付款凭证、身份证和银行卡的照片,至于何时能拿到退款,就要看公司财务安排的先后顺序了。

 

小兰并不认为,把办理代理时的一些手续单据交给品牌方是件明智的事情,审批流程复杂,能不能退款还两说,要是单据给了公司,就什么证据也没有了。

 

一个时代的落幕

 

该传统社交电商品牌的倒下,标志着社交电商一个时代的落幕和另一个时代的开启。

 

产品品质、商业模式、团队管理、经营不善、资金链断裂、竞争激烈,该品牌的倒下,其实代表了大多数传统社交电商的最终结局。

 

该品牌的惨淡收尾,表面看似资金链断裂,实则却是商业模式老化所致,社交电商发展至今,虽然只有短短几年时间,但社交电商是一个变化非常快速的行业,不进行自我革新的公司,都会被时代抛弃。

 

很多传统社交电商从业者,依旧是开始做熟人生意,但没有稳定的新流量来源,然后,当身边所有流量的价值都被用完之后,生意就做不下去了。

 

传统社交电商,也是一门生意,与其他的生意没有本质的区别,都需要源源不断的新流量,只是很多新加入的代理,并没有自助获取新流量的能力,这样的生意,则存在着巨大的风险,就是认识的人数是有限的,熟人生意,不能永远做下去。

 

为了快速回笼资金,有些代理会低价卖货,虽然短时间内自己获得资金的回归,但乱价现象是非常难控制的,而且后果非常严重,对品牌和其他代理来说,也是非常巨大的伤害,这是一个恶性循环。

 

通过代理费和产品销售的利润,启盘初期,品牌方都积累了大量的现金流,老代理的重复购买加上新代理的流入,基本上,可以让一个品牌实现良性运转。

 

然而,有一个现状是,近几年,社交电商遍地开花,品牌供应方数量暴涨,同质化的产品、营销和产品包装,已经大大超过了市场的需求程度,市场饱和,也是造成行业萧条的一大因素。

 

前期大量的投入,产品研发、明星代言、营销推广等等,赚足眼球,享受新品上市,短暂的红利期之后,流量枯竭,品牌迅速消亡,不过这样的时代也要结束了,不能一直这么下去。

 

另一个时代开启

 

整个社交电商行业,都陷入一个对流量极度苛求的状态中。

 

在这种情况下,“明星IP社交电商”的概念,瞄准时机,悄然崛起。

 

明星IP社交电商,是以优质明星为基础,围绕明星IP,进行产品研发,开发出具有庞大市场潜能的产品。明星庞大地曝光量,创造了稳定的、源源不断的流量源头,而且明星作为产品的联合出品人,为了自身形象,也会死磕产品品质。

 

相比较于传统社交电商,明星IP社交电商非常轻松的解决困扰代理的流量问题,解决了消费者对产品品质的信任问题。

 

实际上,明星IP社交电商的发展,也面临着难题,那就是优质明星数量,在这种情况下,谁能抢先获得与优质明星合作的机会,谁就能先人一步占领市场先机。

 

而且,签约之后,如何有效运用明星名气资源,搭建品牌影响力,打造出差异化产品,实现稳定快速的盈利增长,是明星IP社交电商,需要正面的难题。

 

在明星跨界商业的案例中,以周杰伦为例,现阶段围绕周杰伦这个IP,开发的产品,影响力比较大的有:一、魔杰电竞,倡导年轻人新社交场景;二、《周游记》,大型旅游魔幻综艺节目;三、巨星行动小麻吉AI儿童智能教育机器人,以周杰伦昆凌爱犬为原型,进行研发,搭载AI智能,助力儿童教育行业的发展,并且,二胎开放,具备了庞大的市场潜能。

 

周杰伦在年轻人当中的影响力,毋庸置疑,而他在文娱界的地位、资源和优势,也非常强大,周杰伦的妻子昆凌,作为两个孩子的妈妈,她的这个身份,在母婴儿童市场,也非常具有说服力。

 

另外一位,我们比较熟悉的跨界明星,是胡海泉,以他、羽泉组合为核心,创立的项目有EQ唱片、巨匠文化,显出了胡海泉对文创项目的偏爱。

 

围绕“明星IP”,进行产品研发和商业活动,在未来,可能会是一件挺常态的事情。


传统社交电商折戟沉沙,明星IP社交电商时代开启
传统社交电商折戟沉沙,明星IP社交电商时代开启!
长按图片保存/分享

主营业务

1、品牌代运营服务

2、服务明星社群电商的创新营销

3、自营品牌“Sleeso”、“初谜”、“町慕”

 

联系我们


广州市海珠区阅江西路广报中心南塔701

邮箱:qc@qingcongmedia.onaliyun.com 

喂~扫我啊~

© 2014-2018 青葱新媒体 All Rights Reserved.Powered by Crystal  粤ICP备18099305号-1

 

国家药监局提示您:请正确认识化妆品功效,化妆品不能替代药品,不能治疗皮肤病等疾病。